• 上海明星经纪良策广告有限公司
  • 演出新闻 明星经纪人
  • 演出新闻 明星经纪网
  • 上海明星经纪良策广告有限公司 明星经纪费
提示:你的Flash Player版本过低,请http://www.CuPlayer.com/进此进行播放器升级
邀请艺人:
代言品牌:
代言产品:
代言期限:
代言地区:
代言工作:
品牌网址:
联系电话:
邮箱:
  • 明星业务:
  • 明星费用:
  • 明星类型:
  • 明星地区:
  • 明星性别:
演出新闻
当前位置:上海明星经纪良策广告有限公司 >> 演出活动 >> 演出新闻 >> 浏览文章

主持人不务正业当演员 曹可凡表演是个技术活儿

标签:主持,主持人,不务正业,务正,正业,演员,曹可凡,表演 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26日 点击4
原题目:曹可凡 表演是个技术活儿于我而言只能靠阅历来填补

主持人不务正业当演员 曹可凡表演是个技术活儿

  今年曹可凡有两部参演的电视剧播出,巧合的是,合作的对象都是陈宝国。

主持人不务正业当演员 曹可凡表演是个技术活儿

主持人不务正业当演员 曹可凡表演是个技术活儿

  电影《左右》

主持人不务正业当演员 曹可凡表演是个技术活儿

  电影《上海王》

主持人不务正业当演员 曹可凡表演是个技术活儿

主持人不务正业当演员 曹可凡表演是个技术活儿

  电视剧《爱情的边疆》

主持人不务正业当演员 曹可凡表演是个技术活儿

  电影《摆渡人》

主持人不务正业当演员 曹可凡表演是个技术活儿

  电影《金陵十三钗》

  董卿曾经如许评价曹可凡,说他做了许多“不务正业”的事儿,写书、唱京剧、唱越剧、画画、拍电影、拍电视剧。

  其实,就连做主持人,也是曹可凡最初“不务正业”的效果。

  曹可凡上的是医科大学,研究生卒业后留校做了先生,带过几年门生。但是他一向喜好文艺,大学时就通过比赛,成了上海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。甚至摒弃了能成为一名医学教授的可能,而选择做专职主持人。

  最近,在热播电视剧《老酒馆》中,曹可凡又摇身一变,成了日本酒客,“最开始定妆时,连我本身都没认出来。”而对演戏这事是如何开窍儿的,曹可凡说要感谢两小我,一位是张艺谋,另一位则是侯孝贤。

  村田,其实和寅次郎有点像

  曹可凡在《老酒馆》中饰演了一个生活在中国的日本农夫村田,他喜好去陈怀海(陈宝国饰)开的老酒馆喝点小酒,由于老酒馆里都是中国人,所以每次去前他总是先换上中国服装。曹可凡特喜好《寅次郎的故事》,他觉得村田和寅次郎有点像,“都不端着,分外接地气。”

  “他其实就是一个很通俗的日本农夫,是被日本当局骗去东北的。为什么那么爱喝酒呢?由于有一次他在东北的雪山里迷了路,当地村民发现他,就用白酒帮他擦身体,才把他的魂找回来。所以他对白酒有两种依靠,一个是物质上的,觉得中国酒不太一样挺好喝的;第二,他觉得是种敬畏,他的命是白酒给救回来的。”

  接演村田,对曹可凡来说,完全是一个无意。在这之前,他和陈宝国有过一次拍戏上的合作,当时也是出演高满堂的作品。有天陈宝国身体抱恙,曹可凡学医出身,熟悉不少大夫,就协助联系了当地的医院和大夫给陈宝国做检查。

  检查那天,是高满堂陪着陈宝国去的。等待的空当,两小我一路喝咖啡,“不甜不咸的,我们便聊起了天。满堂先生是一个很敏感的人,他坐在那儿忽然停下来,我说你干吗,他看着我好长时间,说‘我在写的一个戏,有个日本农夫你来演吗?’”曹可凡当时有点受宠若惊,“一个日本农夫?中国农夫我也没见过几个。”

  而高满堂看中的正是曹可凡身上与角色一样具有的喜感,“一样平常人不会找我演如许的角色,总是让我演知识分子,或者工程师、先生、大夫,忽然觉得这是个惊喜,但也会觉得压力陡增。”

  后来兜兜转转,刘江导演接了这个本子,他第临时间给曹可凡打去电话,“这个角色戏不多,就像茶馆一样,茶客跑来跑去,酒客跑来跑去,就占一段,但是故事很完备,从出现到结束,在有限的时间里面,很难得。”

  演戏,得益于张艺谋一句话

  曹可凡第一次真正演戏,是在张艺谋的电影《金陵十三钗》里,当时张艺谋教了他一个快速捉住角色的方法。“他给我举了个例子,拍《秋菊打官司》时,他跟巩俐说你就捉住一个字,慢。由于秋菊正怀着孕,所以她做什么事都很慢。起身、坐下来都要慢。”

  出演《金陵十三钗》中的“孟老师”时,曹可凡给本身找的点是“苦”,“内心苦。他为什么给日本人干活?为了救闺女,但闺女不理解他,所以贝尔演的角色曾说,你的女儿会感谢你是个好爸爸,但他却说,在我女儿眼里我是叛徒。”

  这一次在《老酒馆》里,他同样是用了这个方法,“《老酒馆》里我就抓一个字‘嬉’,里面删掉了一点戏,有点可惜。讲的是村田为了出去喝酒,不敢穿日本人的服装,所以会找个地方先把衣服换掉,再去喝酒,回家前再把衣服换回来。”

  而演村田,对曹可凡来说难的是“喝酒”,由于生活中的曹可凡,几乎很少喝酒,“我只能稍微喝点红的。但我喜好观察人,分外是馋酒的人。”

  他记得有次和同伙吃饭,酒桌上有同伙的上级,也有部下,同伙会想各种方法让别人喝酒,“其实他就是馋酒,我一向观察他醉态的样子。其实我在脑袋里储存了许多这种典型的人物,必要的时候,就会把这小我物提掏出来。”

  这个方法,曹可凡则是“偷学”于侯孝贤。昔时,曹可凡去台北采访侯孝贤,“他打了个出租车就过来了,说他平时上班都坐公车,我问为什么?他说由于公车里,人不是许多,他在公车里可以观察各种各样的人,车里的人,马路上走的人,然后把他们储存到脑子里,创作的时候,就拿出来用。”

  曹可凡觉得,到了本身这个年纪,才开始演戏,在技术层面上和专业的年轻人相比都是缺乏的,由于没有接受过体系训练,“表演是个技术活儿,我只能靠人生阅历来填补,你经历过的人和事都会成为你创作的来源。”

  两次合作发现陈宝国的隐秘

  《老酒馆》算得上是曹可凡和陈宝国的第二次合作了。在他眼里,陈宝国是个严峻的人。

  “他对别人、对本身都很严峻。他拍戏时基本不带剧本,我们对完戏后就把剧本丢了。合作上一部戏的时候,他有也许一整页纸的台词,几乎没卡过一次。”

  此外,陈宝国拍戏时对现场的要求也很严,视野里面不准有杂乱无章的东西,不能有人随意走动。在这个剧组,摄像、灯光,包括群演都不能玩手机,所以这个时候演戏是一个特别很是投入的状况。

  曹可凡说,如今有许多演员,尤其是主演,都不会给对手戏演员搭戏。“基本上四川人事考试信息网,拍完本身的部分,就撤了,但宝国先生,即使这个镜头没有给到他,但在拍他的近景或特写的时候都是千篇一律的,他会把你带到戏里,尤其对我如许没有经过表演训练的业余演员来说,是很有帮助的。”

  “而且,我还发现了他的一个隐秘,他有本新华词典总是随身带着,搞不清楚就赶快查。”

  曹可凡曩昔不知道,有天,他问陈宝国这本词典是谁给他的,陈宝国说他拍戏一样平常都会带在身边,只是不拿出来。

  “许多人见到宝国先生会觉得他有点高冷,其实他心里是一个很热情的人。”

  从前间,曹可凡作为主持人,第一次采访陈宝国时特严重。“我是通过滕文骥导演约到他的,由于他不肯接受采访。我就跟滕文骥说‘你别走合肥网站建设,万一他半道气愤怎么办’。后来陈宝国一向拿这事儿笑我,说‘曹可凡害怕我发脾气,把滕文骥押在那儿了’。如今熟了,发现他人分外好,像一个大家长,大哥哥一样,让人扎实。”

  人 生 事

  A 靠迷你版《可凡倾听》

  ——医科生“转型”

  曹可凡上学的时候就对文艺很感爱好,“其实我们家族没有任何文艺基因。”尤其是改革开放初期,译制片那些高超的配音技巧,让他着迷,甚至一度想要成为一名配音演员,“那个时候,还让我妈找同伙到上海译制片厂咨询,看看我有没有这方面的潜质。”同伙协助找到了配音演员翁振新先生,他对曹可凡的评价是:这孩子声音不错。“但是无论干什么,文化素养是最紧张的,所以我最后照旧先去考了大学。”

  由于家中世代从医,所以曹可凡选择了医科大学。大学期间,恰好赶上上海电视台要创办一档节目《我们大门生》,到各高校里选主持人。“我当时是门生会副主席,分管文艺,电视台的关照发下来,我稀里糊涂也没预备就跑去面试了。”

  到了,曹可凡才发现,人家都是复旦、华师大、上海交大的,“像我们这种专科黉舍的门生特少,而且那些文科生都是滔滔不绝的,特能说,我们就显得有点木讷。也没有什么手艺,就背了一篇文章,朱自清的《荷塘月色》。然后通过了初试、复试,最后进入决赛。”

  决赛要求每位选手设计一个七八分钟的节目,“当时央视有档节目叫《观察与思考》。我有个同窗就是很典型的被讨论对象,他有许多小发明,还申请了国家专利,但是学习成绩不是太好。针对如许的门生算不算好门生在黉舍里有过争论,我觉得这个标题拿出来讨论一下,就挺好的。”

  如今回想起来,其实当时就是设计了一个《可凡倾听》的雏形版,“我要找一个采访对象,想到了一位教授叫王一飞。他教我们组织胚胎学。其实那个时候他已经是黉舍副校长了,也不熟悉我,但他是黉舍里公认上课最好的先生之一。”

  曹可凡就如许去敲了校长的门,校长人很好,马上就许诺了。“决赛直播那天的评委会主席是孙道临老师,当天的讨论特别很是成功,由于我们先生真的很能讲,而且学识广博,整个节目显得很成熟。我因此拿到了第一名,做上了这档栏目的主持人。”

  B 大学先生跳槽做主持

  ——同样遭遇“冷板凳”

  在上海电视台除了主持《我们大门生》,曹可凡还参演录制了一些专题性节目,比如后来的《诗与画》,“那是我第一次自力做节目。”曹可凡说本身也算是运气好,有一次,他坐公交车到台里录节目,快到站的时候,有人在背后拍了他一下,一回头,那人问:你是曹可凡吗?“对方说本身叫郑大礼,是我们台的导演,也是闻名电影导演郑君里的儿子。他问我会做文艺晚会吗?我曩昔在黉舍经常做,就说会。他又问我在台里做过吗?我说没有。他说那你怎么知道你会,我说这不是差不多吗?”

  那时家里都还没有电话,更没有手机,有一天家门口的公用电话亭找曹可凡,说有他电话,他噔噔噔地跑曩昔一接,正是郑大礼导演,说台里有个晚会,要他立刻去一趟。“那台晚会,就是1986年上海电视节会歌的评比晚会,谷建芬先生的《歌声与微笑》,就是在那台晚会上评比出来的。”这事儿之后,曹可凡的主持事业愈发顺利。但此时,他也面临着大学卒业,是否要去医院工作。考虑再三后河南人事考试中心,他觉得本身无法一边做主持一边当大夫,所以选择了考研。

  “我照旧去找了当时帮我做节目的王先生,我说我想考你的研究生。先生说我疯了,由于当时我有一门课都还没有学过。效果,先生给我补了三次课,每次两个小时,我就把那本书给磕下来。”

  研究生卒业后,曹可凡选择了留校,“所以如今上海许多医院的主任、副主任都是我的门生,好多院长、党委书记是我的同窗。”

  1995年,上海电视台有个机会可以给曹可凡转正,“我的医学导师是个特别很是开明的人,他说根据他对我的观察,我未来做教授完全没题目网站开发,但是要做医学科学家,悬,由于个性太活跃。他觉得一小我选择职业,应该把本身的能量发挥到最大,所以他也附和我跳槽。”

  弃医做主持人之后,曹可凡也遭遇过一段“冷板凳”时期。“我一向跟我的同事,我的门生说,你不要小觑那些你不顺利的阶段,每每它可能是另一个新阶段的开始。”就在曹可凡第一个事业低潮期,上海电视台忽然分出个新“山头”上海东方电视台,“规模很小、人很少,但是可以做许多节目,让我反而迎来了第一个黄金期。”后来有段时间,曹可凡没什么事情做,有人找他拍戏,他就去了,从此又拓荒出来一条演戏的出路。

  我从小就喜好表演,我这小我模拟能力分外强,别人的声音、方言都学得来。要问我主持和演戏有什么不同,那就是完全不一样,演戏对我来说吸引力是什么?这个东西我不大懂,我永久对我本身不懂的事有爱好,我盼望把它弄懂。  ——曹可凡(采写/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人物摄影/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)

明星代言 明星代言费 明星代言网 明星代言人 明星代言公司 沪ICP备13034802号-1
技术支持:易企网络